Home > 女生频道 > 现代言情 > 真千金归来,全球大佬宠爆
《真千金归来,全球大佬宠爆》大结局在线试读 《真千金归来,全球大佬宠爆》最新章节目录

真千金归来,全球大佬宠爆

主角:苏秧厉云爵 作者:季小织

状态:已完结 时间:2024-04-16 14:18:46

千金 归来 全球 大佬 千金归来

凤凰男渣渣爹接回了隐居乡村的她。村姑进城,众人唾弃她是乡野村姑粗鄙不堪上不得台面,正好配了厉家那瘫痪多年的儿子。直到某天厉家宣布掌权人的新闻发布会上,厉家那瘫痪多年的植物人携伴出席。厉宴琛身不残腿不瘸,趴在小娇妻耳畔低语:“夫人,你一个满级大佬每天装成新手,累不累?”行吧......她摊牌了!千金难...

《真千金归来,全球大佬宠爆》小说由作者季小织所写,情节波澜起伏,细节描写的惟妙惟肖,小说的主人公是苏秧厉云爵,讲述了:“不信?那你们回去请我师傅吧。”苏秧不与她废话,瞥她一眼后直接转身钻进了车里。女佣匆匆赶来,附在管家…… ...

第15章

“夫人......”

林管家出现在门口。

奇怪的姿势......引人遐想......

显然,她想偏了。

苏秧正了正神色,严肃的解释道:“不是你看到的那样。”

“我懂,我懂,你们继续......打扰了。”

不待苏秧再开口,林管家脚底抹油跑了。

苏秧恼怒的瞪了一眼厉宴琛。

冷声道:“你敢跟我家人说,信不信我能治你,也可以废你?”

“你不会。”

厉宴琛笃定。

苏秧诧异的盯着他的眼眸。

那双蓝眸如妖孽之瞳一般,让人轻易忍不住想要陷进去。

眸底是满满的自信。

信任像是一把利剑,直接击中她的心脏。

苏秧猛地放手,彷佛扶手烫手似的。

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厉宴琛,想要看出一丝端倪。

冷声强调道:“我会!”

“你不会!那两个女人,你只是小小的恶作剧一番,如果你真的会用医术害人,神不知鬼不觉可以致她们于死地,可你没有,证明你的医术是不能用来害人的。”

......

苏秧哑然。

他说的全中。

她师承天医门,天医门是师傅创建的,所有习得的医术只能用来救人,不可用于害人。

至于救还是不救,凭自身意愿。

多年前师傅的大徒弟背叛师门,在外成立了诡医门。

诡医门打着神医的名号,短时间内广收弟子,远远超过了天医门的人数规格。

但诡医门的医术并非用于救人,多数都是用于害人,多为一些权贵、豪门的斗争所利用。

厉宴琛咧唇微微一笑,继续说道:“你是天医门神医杜泉的弟子,对吗?”

“你手下办事倒是很周全,找我师傅的时候都查过了吧?”苏秧冷笑。

“我身上的毒,没猜错的话,是出自诡医门,诡医门是你天医门的叛徒成立的,所以你解不了这个毒。”

诡医门是从天医门判出的,自然是知道天医门的命脉所在。

所制的毒,也是针对天医门。

苏秧眸色冷上了几分,漠然开口:“你的毒,天医门内只有我能解。”

她的成就早有突破,许多新药都是她一手研制的。

并不仅仅局限于师傅所传承的医术。

她有自身的一套见解。

拍卖行的拍品之所以名震四方,是因为那些药品是她的新研究,是医学上的新突破。

厉宴琛笑的邪魅:“我的人生交付在夫人手上,自然是一切听夫人的?”

“......”

苏秧垂眸看着他,满脑子都是服务员说的那些话。

情场老手!

一口一个夫人,说来就来。

撩人的手段想必不止对她用过。

一阵恶寒,苏秧搓了搓胳膊,只觉得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。

“叫我苏**,再让我听到夫人二字,我不一定有心情给你治了。”

苏秧咬牙强调着。

两人才认识没几天,虽说有一纸婚约,但并不是很熟,也互相没有感情。

叫亲昵的称呼,真让人不适。

苏秧微怒的表情可爱极了,厉宴琛看的失笑,难得周身气息柔和。

“好......秧秧......”厉宴琛答应的爽快,眨眼间又调皮了一番。

“......”

不可理喻!

苏秧气鼓鼓的走到阳台上,往吊椅里一躺,蜷缩在里面生闷气。

生......自己的闷气!

向来不会为他人所影响自己的情绪,姓厉的倒是很会恩将仇报,总是气的她无法反驳。

早知道就不该把他救醒。

京都市第一医院。

王书翠火急火燎的赶往病房。

闯进病房,抓起苏千娇一顿检查,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你怎么搞的,逛个街怎么逛医院来了?”

王书翠缓了口气,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。

额间细密的汗水未歇,接到电话便匆匆赶来了。

可见她是十分宝贝苏千娇这个闺女的。

苏千娇一见到母亲,顿时所有的委屈涌上心头:“是苏秧,她不知道用了什么邪门的东西,我突然腿就软了,她还对我朋友动手,我朋友肚子剧痛还在内科呢。”

“那个土包子?”

王书翠眸光一震,感到有些意外。

那个土包子能掀起什么风浪?

“是真的,我调了监控,她都没有动,但是真的是她动的手,她好像会什么邪术,云嫂之前不是说过,乡下有些人不走正道,她们会用一些特殊的方法惩治别人。”

苏千娇越说越激动。

王书翠眸光暗了下去,沉思了一番。

云嫂那天不舒服,也是跟苏秧接触了。

细细回想......难道那丫头真的有什么本事不成?

那她母亲死在他们的手中,她怎么没对他们下手?

“妈?”苏千娇打断了王书翠的思绪。

不满的嘟囔着:“我知道这很诡异,你不信就不信,干嘛还游神了?”

“妈相信你,我的娇娇从来不会撒谎。”

王书翠安抚着女儿,眼神逐渐冰冷。

眸光中迸发出骇人的锋芒,见者胆寒,如被毒蛇盯上了一般。

她启唇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她要是个废物,还能留着她为我们捞点钱,她要是真如你所说,我们必定是不能留她了!”

“妈,她明天不是要回门吗?”

“放心,我会让她有来无回。”王书翠胸有成竹的说道。

眼光流转间,主意已在心中打定。

狠毒的话从牙缝中挤出来:“这可是她自己找死的,怪不得我们,当年侥幸让她逃了,这次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。”

“还是妈对我最好了。”

苏千娇脸贴在妈妈的肩膀上,撒着娇。

脸埋在妈妈肩膀上的瞬间,无辜的一双眼迸发出浓烈的寒意。

只有苏秧彻底死了,那些人才不会在背后诟病她。

她要嫁的人家,可看不上一个私生女的身份。

苏秧一死,苏家的千金就只有她一个了,所有人会慢慢的忘记这个世上还有个苏秧来过。

翌日。

苏秧早早起来洗漱。

心情十分美丽,连妆容都用心了不少。

化了半个小时的精致妆容,素雅而不媚俗,可爱的脸上多了几分清冷感。

换上一身红色连体裙长裙,娇艳欲滴,如沙漠中傲然绽放的野玫瑰。

她化妆迟了,厉宴琛已经在车上等她了。

她出现的瞬间,厉宴琛的视线便被牢牢的吸附在了她身上。

双眸中是诧异后的惊艳。

她真的很适合红色!

车子抵达苏家,老K下车拉开车门。

苏秧从副驾驶下来。

在阮泛满眼疑惑下,又钻入了车里。

她推着轮椅下来的瞬间,苏家三口人瞠目结舌。

“那人是谁?”苏千娇一头雾水。

阮泛已经从震惊中缓过来,满脸堆笑的上前迎接:“厉总!”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