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女生频道 > 仙侠奇缘 > 重生后妹妹将河神夫君让给我
《重生后妹妹将河神夫君让给我》宿溪白珞乐漓[标签:章节名]章节目录免费试读

重生后妹妹将河神夫君让给我

主角:宿溪白珞乐漓 作者:夕餐

状态:已完结 时间:2024-06-07 11:14:48

重生 夫君 河神 妹妹

河神选妻神谕降至锦鲤族那天,养妹偷偷代我上了花轿。我则在父母安排下嫁给实力平平的同族锦鲤。谁料养妹嫁给河神后,不仅从未亲眼见过河神,还在河神陨落神殿倒塌时,被废墟压伤致残。而我的夫君鲤跃龙门,一朝化龙后把我和崽崽一同接上神界。我们成为水族人人艳羡的神仙眷侣。在我回族探望爹娘时,养妹在吃食下毒,狞笑着...

《重生后妹妹将河神夫君让给我》描绘了宿溪白珞乐漓的一段异世界冒险之旅。他身世神秘,被认为是命运的守护者。夕餐巧妙地刻画了每个角色的性格和动机,小说中充满了紧张、悬疑和奇幻元素。精彩的情节将带领读者穿越时空,探索那些隐藏在黑暗背后的秘密,床边只有我散落的衣裳,殿中只有我的呼吸声,除了我身上河神遗留的气息,竟再找不出他存在……。 ...

2

白珞本是爹娘河蚌族的好友所生,后来河蚌族被人族下毒取珠,河蚌一族几乎全灭,爹娘就收养了她。

要不是那天爹娘接白珞在我家玩耍,连她也必死无疑。

白珞生得柔弱可爱,性格也比我讨喜,很快,她就成为爹娘心中最好的女儿。

前世,河神花轿落在锦鲤族,爹娘首先考虑白珞。

恰好白珞也有嫁河神之意,他们一拍即合,白珞便偷天换日坐上了本该属于我的花轿。

没人通知在洞穴修炼的我,直到出洞,才从族人口中得知我已嫁河神。

白珞以为代我嫁给河神,成为河神妻子,便能一步登天,成为此间水族最尊贵的女人。

可她没有想到,自她嫁去河神殿,从未亲眼在白日见过河神,也未与河神说过一句话。

她与河神唯一的接触便是每隔几天的夜晚同房,黑灯瞎火之中,河神沉默又粗鲁。

随着白珞嫁过去的时间越来越久,河神夜晚出现的间隔越来越长,直到不再出现。

冰冷的宫殿,只有白珞一个人孤独的生活,偏偏她一人回族时,装作河神待她极好的样子,唯有眼角微末的泪意出卖了她的现状。

后来河神不知何故突然陨落,河神殿猛然倒塌,激起方圆百里的浊水污泥。

爹娘带族人前去河神殿查探,发现被压在废墟之下的白珞。

重伤残疾,修为大减。

白珞又被爹娘接回家中。

此时我与乐漓成婚三年,不仅同其琴瑟和鸣,还共孕有十个孩子,是族中鱼鱼称羡的模范夫妻。

乐漓也早已不复之前资质平平的模样,他修为高升,离跃龙门只差一步。

在白珞回族养伤的第二个月,乐漓迎着碧水斜阳高跳龙门,一朝化龙,震惊整个水族。乐漓飞升神界打点好一切后,不忘将我和崽崽们一起接上神界。

那日,爹娘开口几次,要我带白珞一起去神界,但乐漓拒绝。

临行前,我回头一望,只看到白珞含泪死死盯着我。

眼中的不甘和嫉恨仿佛一把利刃,要将我戳个透心凉。

后来,我回族探望爹娘,白珞在吃食中下毒。

我无力地倒在桌上,看她手刃了不敢置信的爹娘,再拿到刺向我的心口。

“宿溪,你是不是早就预料到乐漓会化龙,所以联合这两个老东西把我嫁给河神?”

我心口的鲜血浮动,将周围的清水染红。

一片红雾蒙蒙中,我无比清晰瞧见白珞脸上可怕的狞笑。

“你们联合起来算计我!就是为了防止我嫁给乐漓!乐漓哥哥明明说过,他最爱的是我,都怪你,抢走了我在他身边的位置,如今他连看也不看我一眼!你!该死!”

花轿外水铃悠悠响起,将我的思绪从前世记忆中拉回。

我捂住若有痛感的心口,不由冷笑出声。

这一世,白珞选择嫁给乐漓,要做神龙的妻子。

只是乐漓这条大咸鱼,没了外物刺激,还会和前世一样努力修炼吗?

花轿很快到达河神殿。

河神殿布置清冷,只有殿外檐下挂着两只大红灯笼,稍微修饰了今日的喜意。

直到黑夜降临,也无人来挑起我的红盖头。

不知等了多久,也许是子时,我快撑不住睡着时,耳边逐渐传来清晰的脚步声。

睁眼,看不见一丁点光芒。

殿中用来照亮的几颗夜明珠好像被人用黑布蒙盖,将所有光明尽数收敛。

极致的漆黑中,我的盖头被人挑起。

而后,一双冰凉的大手贴上我的脸颊,我想开口说话,可刚要开口,便发觉口不能言。

这个躲藏在黑暗里的河神将我禁言,身上的衣裳一层一层被剥开,彻骨的寒凉从裸露在水中的肌肤开始,直冲我的天灵盖。

这一夜,沉默而漫长。

直到神殿外的第一缕光亮照进,我半睁的眼快要触及身上的河神时,他蒙住我的眼,使我闭目。

等我再睁眼,河神殿便只剩下我一人了。

夜明珠幽幽光芒重新出现在神殿内,光明重回殿内。

床边只有我散落的衣裳,殿中只有我的呼吸声,除了我身上河神遗留的气息,竟再找不出他存在的痕迹。

我仰躺在床上,一时竟笑出了声。

前世,白珞的新婚之夜应与我一样,甚至此后每一晚,都如今日。

可她回族探亲那日,强撑着脸面说河神疼她爱她犹如珍宝。

为了不让我们看出她过得不好,她打翻爹娘的准备的衣裳和食物,讽刺暗戳戳关心她的乐漓。

也是那一次的侮辱之语,激起了乐漓修炼化龙的心思。

我揉了揉自己酸胀的手腕,仔细回想昨夜每一处细节。

不说话,不相见,不让我触碰他身后的肌肤......

河神如此反常,究竟是为何?

听其他水域见过他们当地河神的鱼友说过,他们的河神既亲切又威严,时不时还给他们赐福治伤。

可我们水域的河神已有近百年未曾现身。

还有,前世的河神又是因何突然陨落呢?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