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女生频道 > 穿越架空 > 带物资全家逃荒,荒年也能顿顿肉
苏红苏西小说 [标签:章节名]全文精彩试读

带物资全家逃荒,荒年也能顿顿肉

主角:苏红苏西 作者:无盐女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4-06-16 12:57:13

夜间走路的速度虽说不快,但不停的走,也不知道走了多远。现在站在这大路上看向远处,都再也看不到山了。感觉自己就置身到了—块平地上,整个平原的四周就是和老天连接了起来。到天亮的时候,他们又选择了—个地方休息—会儿...

苏红苏西是一位普通人,却因为意外事件而被卷入了神秘的冒险之旅。在无盐女的小说《带物资全家逃荒,荒年也能顿顿肉》中,苏红苏西将面临各种挑战和困难,同时也结识了伙伴和敌人。通过勇敢和聪明才智,苏红苏西逐渐揭开了一个个谜团,并发现了自己内心的力量。苏红抬头严肃的看着南宫夜的眼睛,认真的说道:“你相信我吗?如果你相信我,我给你换药,并把这些坏掉的肉得去掉,不然,你这伤……将让读者沉浸在充满惊喜和奇遇的世界中。 ...

苏红出声,南宫夜和康伯都被吓了一跳。

康伯呆呆的回头看到站在那里的苏红,而南宫夜突然想到自己现在是赤着上身。顿时觉得有些尴尬。手忙脚乱的想把衣服套上身,但却扯动了伤口,不由长吸了一口气。

康伯马上觉得了南宫夜的不对,一看伤口又绷出血了。连忙伸手把衣服拿起来挡住南宫夜。

苏红觉得很好笑,不就是没穿上衣么?上辈子在夏天的时候,满大街都是不穿上衣的男人,还有些女人都是越清凉越好呢。

“苏…苏夫人,不,不用。我给二公子上上药就好。”

“可是我刚刚听你们说没有药了。”

尴尬!

确实是没有药了,他们平时身上只带了一点点的预备用的金创药,而这次宫变突然,更是没有准备,还一路逃命到这里。

身上有些东西在路上又掉了,当然,金创药是真的用完了。

没有了药,他们唯一的办法,就是努力的把伤口给绑了起来。希望绑紧以后,伤口挨着伤口的地方,就会长得合拢了起来。

但好像今早逃出来换衣服时绑的,因为二公子用一下内力,又把伤口给绷开了。

再加上气息也不稳,康伯其实是担心二公子这伤要是好不了,那就更麻烦了。

刚才也在说,最好不要发热,要是二公子再发热了。那就更难好了。

苏红转身回了棚子,他们松了一口气,却不想,苏红又打开棚子走了出来。手上却多提着一个银色的箱子:

“我有药。我帮你清理一下伤口。”

康伯倒是希望,但二公子却是尴尬之极,看着苏红走过来。南宫夜红着一张脸道:

“不,不用了。苏夫人,我,我没事。”

苏红知道他们是在顾忌什么,正色道:

“给你治好伤有两个好处,一是你伤好了,我们能尽早上路,二是你伤好了,我可能就不怕路上遇到的麻烦了。你也别多想,在这逃命的路上,什么都没有生命重要。再说了,这里只有你俩和我,孩子们都睡了。你不说,我不说,谁也不知道。放心吧,我不会讹着你的。”

“可是,可是我……”

南宫夜看着苏红一边说一边都走了过来,急得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好了。虽说自己也算是见过很多美女什么的,但哪能和人赤身相对的?

“别扭扭捏捏的好不好,只是为了给你治伤。我一个女子都不计较了,你还扭捏个啥?”

一句话,把南宫夜就给噎住了。

康伯也见势就劝说道:

“公子,苏夫人说的是对的,你尽早的伤好了,我们这一路走得才放心些,你说那些人要是追了上来,这几个孩子怎么办?”

听到康伯自然的都把自己家的孩子给算到了保护的范围内了。苏红内心也就更沉稳了一些。

说实话,虽说自己带着一个莫名的空间世界,但谁也不知道那东西会不会消失。而自己对这个世界一点都不了解。几个孩子也是一问三不知还弱小。就自己几母子逃难的话,可能要吃好多苦。

但有这几个人就不一样了。只要这二公子的伤一治好,他就是个武功高强的保镖了,这康伯又把所有人都当主子一样。那就是一个很好用的助手。

苏红是有些算计的,自己只要把那小六给养成自己家的人了,这两位就只能成为自己的最佳逃荒队友。

苏红上前,大方的伸手拿开了康伯用来挡住的衣服,赤身的南宫夜就完全的呈现在苏红的眼前。

南宫夜羞得一脸通红。苏红觉得要是现在灯光强些的话,都能看出这有着雪白皮肤的南宫夜可能全身都是粉红了。

苏红尽量不去看他的眼睛,不让他感觉尴尬。只是蹲下身子,认真的看了看他们绑了一半还没完成的伤口。

看到一些伤口都有些溃烂的样子。苏红再不是医生也觉得这样不好了。要是感染了,那可就麻烦了。

前后的伤口都看了一下,这伤可是真的很深,背上的伤深可见骨了。肚子上的,怕就只有最里面的那层腹膜还在吧,其他的地方都翻过来了。

苏红抬头严肃的看着南宫夜的眼睛,认真的说道:

“你相信我吗?如果你相信我,我给你换药,并把这些坏掉的肉得去掉,不然,你这伤好不了。”

“相…相信。相信。”

开始还有些尴尬,但看到苏红认真的眼神,南宫夜也沉声回道。他第一直觉,这个女人,可以相信。

苏红马上打开那个药箱,然后快速的吩咐道:

“有些痛,我也不知道什么能麻醉你。或是打多少,所以,你只能忍着,我要生生的把这些坏掉的肉给割下来才上药。”

抬头对康伯道:

“找一根枝条给他咬住。我做什么你放心,我不会伤了他,我是要救他。”

一边说,一边从药箱里拿出一个包来,这是一个手术台上用的包,她直接调出来放到这个药箱里。

戴上一副一次性手套后。她淡定的从那包里拿出一把剪刀,然后把先前康伯绑的那些布条给剪了。

然后拿出一个酒精瓶子道:

“接下来,这个会洗一下伤口,但是会很痛。这是酒。”

她知道说这是酒精的话,自己懒得去解释这是怎么来的。直接说是酒。

康伯也凝神过来,伸手就把一根枝条放到南宫夜的嘴里道:

“公子,还是咬着吧。我怕你咬着舌头了。”

瞪了康伯一眼,但还是听话的咬住。

苏红也就不客气的,直接用那酒精就往那伤口上方倒了下去,酒精沿着伤口往下流,南宫夜差点没坐稳,痛得额头上直接就冒出了汗。人都直接在发抖。

康伯连忙上前半抱半搂住南宫夜。

小伤口不说,就腹前的一道伤就很重了。

苏红先处理这条大的伤口。

酒精洗了两次后,她又拿酒精洗了一下手,再从自己腰上拿出一样东西,然后戴在头顶,正是之前用过的矿灯。

把手术刀拿在手上后,左手去打开矿灯,那位置没调好,灯光就直接射到了南宫夜和康伯的眼睛,两人都那么一回避。

苏红淡定的把灯调到对着伤口。而康伯和南宫夜却对这种灯惊讶无比。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