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女生频道 > 古代言情 > 重生归来灭掉仇家满门
《重生归来灭掉仇家满门》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陆菀谢知衍[标签:章节名]小说全文

重生归来灭掉仇家满门

主角:陆菀谢知衍 作者:云莫笙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4-06-16 12:43:25

归来 重生 重生归来

前世,陆菀是汴京最尊贵的女郎,外室母女杀母上位,庶妹爬上夫君的床,蒙在鼓里的她倾尽财力,赔上外祖至亲性命,换来渣夫泼天富贵,被囚禁在土窖遭群蛇咬死。重生归来,捉奸、退婚、转嫁渣夫他死人哥当望门寡。杀疯的陆菀巧遇亡夫的‘太监’爱人,一边同情两人不被世俗所容的爱情,一边与他携手虐渣忙得不亦乐乎。谁知,一...

书名叫做《重生归来灭掉仇家满门》的古代言情小说是难得一见的优质佳作,陆菀谢知衍两位主人公之间的互动非常有爱,作者“云莫笙”创作的精彩剧情值得一看,简述:陆老夫人轻轻的拍着陆菀的手,“楚容那丫头是个死心眼,不小心害你落了水,内疚得吃不下睡不香,不顾自己也………… ...

“大姑娘,您一天滴米未进,先用一碗淮山小米粥再喝药,免得难受。”知若接过小丫鬟手里的白玉碗,满眼心疼。

碧蝉转身去取温着的药。

陆菀接过玉碗,对知若低声吩咐几句,知若眼底一闪,但没多话,转身出去。

碧蝉服侍陆菀喝完药知若就回来了。

陆菀披着白狐皮斗篷,知若和碧蝉左右搀扶着她,小心翼翼的走在青石板上。

围绕着游廊边上种了几颗茂密的银杏树,一阵风吹过,金黄色的叶子漫天飞雨,落在地上金灿灿的一片,美极了。

陆府是一座六进大宅院,原是外祖父秦国公在汴京时的私邸。

后来外祖父和两位舅舅先后战死,外祖母伤心欲绝,带着最小的舅舅举家搬回秦国公祖籍济阳,将这座宅子留给了陆菀母亲。

后来陆府遭遇大难,几乎倾家荡产,陆菀母亲将宅子贡献出来,陆老夫人和其他两房都住了进来,母亲用嫁妆养着整个侯府。

母亲为了侯府操持着一切,最终累倒卧病在床,临终前,爹都没有去看一眼。

陆菀想到此,双手紧握。

母亲的付出竟养出一群白眼狼!

“菀妹妹大好了?”熟悉的声音传来,将陆菀从思绪中拉了出来。

她抬头,看见谢怀钰那张清隽的脸,双手不禁死死掐住手炉,好似掐着对方的脖子。

就是他,亲手斩下她小舅舅的头颅!

谢怀钰伸手托她的手臂,被她不着痕迹的让开,微蹙眉,露出一丝不快。

十八岁的谢怀钰一副矜贵翩翩公子的模样,他可是汴京排的上号的美男子。

汴京城中,哪个女子见到他不仰慕?

偏偏就陆菀,明明喜欢自己要死,却仗着有大靠山,在他面前装出一副高贵的样子,总想压他一头。

祖母说了,待她嫁入侯府会亲自**她!

陆菀不管他什么表情,径直走进屋里,冲着上座的祖母和谢二夫人盈盈俯身,“菀儿见过祖母,见过爹,见过谢二夫人。”

陆菀准备再向陆府二婶和三婶见礼。

“哎呀,我的心肝儿,别行礼了,快过来让祖母瞧瞧。你都烧了三天了,可把祖母担心坏了。”陆老夫人满眼宠溺对她伸手。

知若扶着陆菀上前,陆老夫人拉着她的手心疼得眼圈都红了,“可怜见的,瞧着小脸又瘦了一圈,怎么还哭过了?眼圈红红的?”

陆菀红着眼,心里冷笑。

她烧了三天三夜,也不见祖母来探望下,这叫担心?

她的未婚夫和余楚容在众目睽睽之下,湿漉漉的相拥,祖母也没有替她出头,这叫疼惜?

身为侯府老夫人,为了侯府光鲜的表面,暗藏龌龊,又想隐瞒亲儿子的丑闻,又不舍得男孙,将儿子的外室认作表侄女,还让卑贱的外室之子记在嫡母名下充作嫡子。

一边做出嫡庶尊卑不分的事情,一边还能装成心疼她这个嫡孙女的模样。

她可真佩服老夫人的不要脸!

要不是如今,她外祖母和小舅舅还在,秦国公府的威名还在,恐怕陆老夫人都懒得正眼瞧她吧?

“菀儿真是受苦了。老夫人莫要担心,等菀儿进了谢家,我定将她养得白白胖胖的。”谢二夫人曾氏圆圆的脸满是喜气。

曾氏出身商贾,为人简单,前世待她还算不错。

可惜她嫁入侯府后半年不到曾氏就患了重病,自顾不暇,不到一年亡故,自然没办法替她主持公道。

陆菀低垂眼帘,没有做声,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。

心知肚明的陆老夫人知道她生气,但陆菀率真单纯,哄哄就没事了。

陆老夫人轻轻的拍着陆菀的手,“楚容那丫头是个死心眼,不小心害你落了水,内疚得吃不下睡不香,不顾自己也冻坏了就在你院子跪了好几个时辰,直到晕倒,醒来后又跑到我这跪了两次,哎,她是怕你怪她啊。祖母知道你最善良了,哪里就会怪妹妹呢?”

陆菀心里嗤笑,明明跪了不到一刻钟遇到谢怀钰就晕倒,竟然空口白话说几个时辰?

这是想让她原谅余楚容?

曾氏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,“是要怪她不小心,要不菀儿怎会掉湖里,就连文渊也被拽进湖里了,幸好他识水性救了菀儿,万一菀儿出了啥事,他可要后悔一辈子了。”

谢怀钰救了她?

嚯,他脸真大!

陆菀低垂眼帘,瞧不见她眼底的嘲弄和寒意。

没有人证,她若说余楚容故意推她,目的是为了勾引谢怀钰,这屋里没有一个人会帮她讨回公道。

她不想打草惊蛇。

打蛇打七寸,一击命中。

陆老夫人笑道,“我们菀儿身为陆府嫡长孙女,一向堪当表率,又善良大度,待楚容也极好,有什么好东西都不忘分她一份。”

曾氏越看陆菀就越喜欢,“可不是,文渊几辈子修来的福,能娶到菀儿这样的贤妻。感谢皇上赐婚,晋文侯府跟着沾大光了。”

二房和三房的看着陆菀都满眼羡慕。

“表姑母,谢二夫人,吉时已到,已经准备妥当了,咱们开始行催妆礼吧?”

柔美的声音传来,陆菀豁然抬头,杏眼微眯,冷冷的看着来人。

来人正是余楚容的亲娘赵如意,寄居侯府的表姑奶奶。

赵如意年纪三十有四,肤如凝脂,面若桃花,一张笑脸温婉可亲,在陆老夫人乖巧听话,下人面前平易近人。

不像侯府主母、陆菀亲娘那样高高在上,让人不容易亲近。

陆老夫人怜惜陆菀丧母,就让这位表侄女代为掌管长房庶务,代替她母亲照顾陆菀。

今天她穿着正红色华贵襦裙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嫁女儿呢。明明一个最见不得人的外室,竟然好似当家主母一般存在。

陆菀真想骂自己,前世居然半点没察觉此人心思不正。

赵如意被陆菀噙着戾气的眼神吓了一跳,脚步不禁一顿,大姑娘怎么像变了一个人。

跟在赵如意身后的余楚容瞧见谢怀钰眼睛一亮,腰肢娇软摇曳上前,盈盈一福,一开口,柔媚的声音能酥到人骨子里。

“文渊哥哥。”

嚇,两人何时如此亲密成哥哥妹妹了?

连称呼都用表字了。

自己眼可真瞎啊!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