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资讯 > 何娇杏程家兴小说无广告阅读

何娇杏程家兴小说无广告阅读

编辑:白魅影更新时间:2021-10-13 18:54:05
穿成心尖宠

穿成心尖宠

很喜欢穿成心尖宠这本书,虽然剧情有些老套,但很好看,作者十月林加油

作者:十月林 状态:已完结

类型:古代言情

《穿成心尖宠》小说的在线阅读,该小说讲述了何娇杏程家兴的曲折故事,情节流畅,值得细品,这篇古代言情风格小说的主要内容是:飞机失事,一睁眼,她从一个医科大学的学霸变成了古代小山村的胖丫头,还嫁给了一个凶巴巴的猎户。又凶又狠的猎户是罪臣之后,家徒四壁,穷得叮当响,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包子,吃了上顿没下顿,暴富是不可能暴富的了。母亲和妹妹把她当成扫把星,眼中钉,又丑又胖,怎么还死皮赖脸的活着!蔓儿心态崩了啊,算了,养家大业她来,医学博士是白当的吗,一手医术出神入化,救死扶伤,成了远近闻名的神医。眼看日子越来越好,她从胖丫头臭丫头又瘦又美,可她那个凶巴巴的猎户老公造反了,怎么破?蔓儿表示,好慌!...

精彩章节

赵蔓儿刚一入水,她就后悔了,妈的,冰水入骨的寒冷,冻得她手脚血液顿时冻住,游都游不动。

这是拿命在换贺铭远的同情呀,她太惨了。

贺铭远眼眶一缩,大步跑过去,臂膀横在蔓儿脖子前,另一手拉住她的胳膊用力往上一拉,将赵蔓儿拉了上来。

赵蔓儿冻得瑟瑟发抖,全身都是刺骨的冷意,立刻就委屈得哭了,抓着男人的手,扑进他怀里,“呜呜,我好冷啊,赵小梅欺负阿临还推我!我和阿临差点就被淹死了。”

而赵小梅一看人掉河里了,一溜烟早跑了。

贺铭远看着哭得起劲儿的赵蔓儿,心情复杂,可她到底是因为救阿临才掉入了冰河里。

男人眼一沉,“我先带你回去换身衣服。”

赵蔓儿乖巧的撇撇嘴,“好的。”

阿临从胖虎手里挣扎开,迈着小短腿跑到赵蔓儿身边,眼眶通红,“娘亲……”

赵蔓儿抖着嘴唇看他,小包子估计被吓着了,看着要哭的样子。

赵蔓儿放柔声音,“娘亲没事,爹爹好厉害,救了娘亲。”

“嗯,爹爹好厉害!”阿临眼睛晶晶亮的又望着贺铭远。

外面冷,他背着腿脚不好的赵蔓儿快速回了家,赵蔓儿那么胖,但贺铭远身形高大,背着她也丝毫不吃力,步伐很快。

赵蔓儿缩在男人的背上,她双手搂住他的脖子,在他耳边软软的说,“贺铭远,我知道错了,我们以后好好的过日子吧,不合离好不好?”

贺铭远脚步一顿,随后又不动声色的走,“那你想好了。”

赵蔓儿欢快的点头,天啊,狗男人终于说话了,她忙说想好了想好了。

回来后,赵蔓儿和阿临一大一小就缩在被子里,一幅柔弱可怜的模样,对待阿临轻声细语。

贺铭远挥着斧子砍柴,一边琢磨,已经几个时辰了,赵蔓儿还装得像模像样的。

但若说装,赵蔓儿也装得太细节了。

要是真安分了,这样也好。

山里的猎物,大物件都在大山深处,往日跟着干爹去一次就是几天,但是收获也大。

有了阿临后,没人照顾,他只能当天早点去,晚上就回来,虽然东西少,但是能照看孩子。

贺铭远做了晚饭,各有心思的吃完这顿饭。

贺铭远起身将自己的碗放到厨房的灶台上,惦记着外面的鱼段是不是冻好了,就出了门。

赵蔓儿看向阿临,“吃完了?”

阿临点头,然后小腿一蹦,跳下椅子,干巴巴的小手就开始碗筷,十分熟练,看着就是做过很多次了。

这行为看得赵蔓儿一愣,不由出声夸,“咱们阿临真厉害,还能帮娘亲做家务呢。”

她裹着被子坐在炕上,觉得阿临真是又听话又懂事。

阿临猛得被娘亲夸,心里高兴,到底人小,脚下不稳被门槛一拌,噗通一声摔在地上。

碗也在地上碎了一地。

阿临立刻慌了神,蹲下身就捡碎了的搪瓷碗,嘴里还不住的求饶,“娘亲不要生气,阿临错了,娘亲不要打阿临,阿临下次一定不会摔碎了。”

赵蔓儿起身的动作顿住,那些虐待阿临的记忆,只在脑海中存在,没有深切的体会。

上辈子的时候,她家亲戚的孩子一个个的跟小霸王似的,要什么有什么,哪个不是爹妈疼爱,爷爷奶奶捧在手心儿里的?

她还记得,六岁的侄女摔了碗,当即就哭了,表姐一家抱着哄了好久,侄女委委屈屈的缩在表姐怀里,要买糖买可乐汉堡。

同样是摔坏了碗,可阿临呢?

赵蔓儿第一次意识到,即使阿临孺慕自己,可是以往那些虐待他的行为,也时时刻刻伴随着他的生活。

阿临是被原主教训了多少遍,才会下意识的就求饶道歉,并保证下次一定会做好?

可……阿临明明才三四岁呀,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他应该做的。

阿临蹲着动也不敢动,眼眶红红的,沁出眼泪,却一直不敢掉下来。

他真的不是故意的,娘亲夸他了,他是想帮帮娘亲,胖虎说,每次帮他娘拿个碗,胖虎娘就会高兴得亲他。

他的力气应该更大点的,就不会摔坏了碗。

娘亲就会亲亲他了。

赵蔓儿掀开被子爬起来,眼里的眼泪忍不住直接顺着脸颊流下来,伸手抱起阿临,放在椅子上,哽咽的说,“阿临别怕,娘亲不打你。”

“你看,娘亲今天为了救你,不要命的跳进河里呢,以后娘亲不会打你的。”

害怕得发抖的阿临身体一僵,缓缓抬头,眨眨眼,“可我把碗摔坏了。”

赵蔓儿内心骂了一句脏话,仰头想将眼泪逼回去,结果没成功。

眼泪似乎是止不住,将她突然死亡的恐惧,对阿临的心疼,都爆发了。

赵蔓儿将阿临搂到怀里,哽咽的说,“咱们以后重新买。”

阿临震惊的呆住,任凭自己被娘亲抱着,鼻子动了动,娘亲的衣服上有温暖的味道。

贺铭远推开门进来,风雪呼呼的灌进来,他速度关了门,抬头就看到这样的场景,赵蔓儿抱着孩子哭得跟个泪人一样。

贺铭远眼眸闪过幽暗的情绪,看到地上碎了一地的搪瓷碎片,哑声问,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忽然听到声音,赵蔓儿回头,不好意思的抹了几把脸,擦干眼泪。

“没什么,刚刚碗摔坏了,阿临被碎片扎到了,流了好多血,我吓着了。”

解释完,赵蔓儿立刻转身找到了一块干净的白布,沾湿了一点,把伤口周围的脏东西擦干净,然后给阿临简单的包扎了伤口。

然后将阿临抱起,放在烧得暖暖的炕上,再用被子将小不点裹住。

转身收拾桌上的碗筷,然后一瘸一拐的拿了扫帚将地上的碎片打扫干净。

完全没注意到,一直在注视她的贺铭远,脸上刚毅的神色满是复杂。

她到底是在装还是……真的?

精品推荐

最新小说

相关资讯